丹东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王福春:那是我對鐵軌和機車的感情

发布时间:2018-12-12 14:46:22 编辑:笔名
王福春:那是我对铁轨和机车的感情 [見證]王福春:那是我對鐵軌和機車的感情 央廣網北京6月29日消息(記者王顏欣)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王福春,1943年出生,黑龍江哈爾濱人。從拍勞模工作照的宣傳干事起步,40年間,他把鏡頭對準火車上的乘客,從蒸汽機車拍到了和諧號、復興號。他的影集《火車上的中國人》,成為一個時代人生百態的留影。王福春接受央廣記者王顏欣采訪 1963年,20歲的王福春為自己規劃了與火車相伴的人生,上了哈爾濱鐵路局綏化鐵路機車司機學校車輛班。他是鐵路子弟,一切順理成章。車輛班是檢車的,但是那時候他想開機車,所以沒開上機車是王福春的遺憾。 他不僅沒開上車,檢車的日子也沒有持續太久,作為擅長美術的檢車工,王福春終當了個工會宣傳干事。1977年以后,工會開始評勞模,工會主席讓他去車間給勞模拍照。王福春說,當時他還沒有相機,所以去技術室借了一臺雙鏡頭的海鷗相機。從那次以后,他一年下來拍了很多東西,例如解放服、解放帽、技術大練兵、技術表演賽等。現在看來,這些都已經成為了歷史。 就這樣拍了一陣,王福春當上了攝影師。他說自己很幸運。在相機還是個稀罕物件的年代,單位買設備、買膠卷,讓他拍照片,鐵路工作又讓他有機會反反復復坐火車、拍火車,觀察乘客們的旅途生活,抓取他們生動的瞬間。 在王福春看來,他的職業就是他對鐵軌、奔騰的機車、車廂的人以及鐵路的感情。一開始,他拍照是無意識的,而且在70年代、80年代還沒有紀實、專題這樣的說法,但是對他來說,他拍照就是記錄社會生活。因為他喜歡攝影,發現興趣以后,就這樣堅持了下來。 王福春的鏡頭記下了從1978年起的40年間,列車上的人生百態。在擁擠、悶熱的車廂里,在流動、喧鬧的人流中,王福春看到了生活的底色。 王福春作品 《火車上的中國人》 王福春回憶說,在70年代至90年代,攝影師很少,而且乘客不太介意被拍攝。那時火車是個臨時社會,車廂里人滿為患,四面八方的乘客并沒有防范意識,大家都很親切,坐在一起有酒同喝,有煙同抽。雖然那時候攝影很辛苦,但是照片比較好拍。雖然現在車廂的環境非常好,但是沒有故事,全車廂都是“低頭族”。另外,現在大家的防范意識也增強了很多。 在被問到印象較深的作品時,王福春回答說,1993年在南寧的火車上,他見到一個民工的孩子,那個小女孩只有五、六歲,身上全是黑色的汗泥,倚著門就睡著了。王福春心里很難受也很自責,站在那里五六分鐘都不忍心按快門,因為不能向她提供幫助,也不能給她讓座。“在快門釋放的一瞬間,刺痛了我的心。” 那是中國人火車出行窘迫的年代,也是王福春拍攝《火車上的中國人》的年代。他自稱是火車上的“職業小偷”,偷的不是乘客的財物,而是彌漫車廂的情緒和故事。 鐵路串聯起家鄉的溫暖與未來的希望,車廂內集聚乘客們的興奮、喜悅和辛勞。王福春說,幾十年來,他看著人們在車廂里不同的喜悅哀愁,也看著鐵路從一點點艱難改變到后來的飛速發展。 王福春介紹,電視在1986年次進入車廂,那時候他拍攝了一張照片,記錄下了全車廂的旅客都在看電視的場景。 2007年4月18日是中國火車第六次大提速的首日。前五次大提速中,中國人認識了高級普鐵和快鐵;這一次,140對時速200公里及以上的動車組快速列車首次開行。“和諧號”這三個字隨后家喻戶曉。那天,王福春又端起了相機。 體驗時代之變的王福春也經歷著自身之變。他先后獲得了第十七屆全國影展金牌、第三屆中國攝影獎——金像獎、平遙國際攝影大展中國優秀攝影師、阿爾卡特大獎一等獎……2000年后,王福春的作品走出國門,得到國際攝影界的認可。在丹麥展覽的時候,一個荷蘭攝影師看到了他的作品,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特別激動,執意要花錢購買。 從綠皮車到和諧號、復興號,鐵路的一日千里成為王福春攝影的麻煩。他以記錄歷史為己任,在千人一面低頭看手機的高鐵上,時代變化緩慢細微,唯有寄望于攝影師的敏銳。 但年逾古稀的王福春仍堅持著拍攝,小小卡片相機甘之如飴。他走到哪里就拍到哪里,不放過一切機會,他的相機24小時都放在包里。在他看來,每個作品都是他的孩子。 見證者說 王福春:社會的發展進步在火車上體現得。作為攝影師,我既是一個記錄者,也是一個見證者。我見證了中國鐵路飛速發展的40年,也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我沒想過中國鐵路發展的這么快,它給了我這個平臺,我也給鐵路留下一部歷史。施耐德电动机保护用断路器加盟
临汾换热器生产厂家
郑州物流手推车厂家
老鼠药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