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微商还会烧起第二把火吗

2018-10-29 12:19:51

如今,谈起微商,有的人脑子里勾勒出的是一夜致富的传奇,有的人则认为是传销式的不正经生意。如果将微商比喻成一座围城,城内的人在日夜高歌,城外的人在极力打压。

今年5月,当负面的舆论如浪潮打来时,微商遭遇转型的阵痛。很多微商品牌没能抵抗住浪潮的侵袭,遭受重创,销量断崖式下滑之后,微商业内人士将5月称为“黑色”。

《IT时报》调查发现,微商的式微并非没有先兆,早在这种商业模式将看似“闲暇”、实际精力分散的大学生、家庭主妇、全职妈妈等作为层层代理的主要人群时,就为此后的溃败埋下伏笔。

经过黑色5月之后,微商圈也在分化,一部分品牌走上了传统的营销道路,靠大量投入广告提升品牌知名度,增加买家对产品的信任度,另一部分品牌则仍坚持走代理之路,只不过,发展的代理商,从家庭主妇变成了小老板、空姐等有一定人脉的社交活跃分子。

微商还会烧起第二把火吗?

“全职妈妈们要退出微商”

虽然此前媒体报道,有微商总代理卷款而逃,但《IT时报》采访了将近十名退出微商的卖家和多名微商圈内人士发现,跑路并非常态,退出的理由更多是,没有足够的时间。

“当我一拿起,儿子就会很生气地扔掉的时候,我决定不做微商了。”全职家庭主妇王月星(化名)说道,离开微商前王月星已经是苏州某面膜的总代了。为了1岁多的儿子,今年6月她决定放弃自己的面膜事业。

从去年10月加入面膜大军开始,王月星的朋友圈卖面膜生涯在半年不到的时间,实现了从月入2000元到20000元以上的飞跃。今年3月,为了成为苏州的总代理,王月星一口气拿了10万元的货,交了1万元的保证金,手下有了50多名代理。

黑色5月来临时, 王月星的生意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动。但离开这个行业,王月星表示是因为实在太累了,为了手把手教代理运营,凌晨2点前睡觉成了。“儿子太反感我拿了,离开微商算是为了孩子。”

做面膜的微商发展路径大致相似,通过代理制,一层层代理向下蔓延。韩束代理至少分为“大区、省代、市代、皇冠、铂金、天使”等六个级别,别需要一次性拿满1050元的货。而思埠代理层至少5个级别,一层需一次性拿满1箱的货物。

大半年的微商做下来,王月星朋友圈的好友几乎都买过她的产品。但作为总代,她需要面对的是她的代理而不是朋友圈,大量的底层代理因为赚不到钱,或者不愿为之付出太多精力而选择离开。她也选择了离开。

在一个千人级别的微商清货群里,名为魅影魔白总代的郑洁(化名),隔几个小时就发一条动态,“魔白清货。保证,需要联系我”,她抱着,等待有人联系她。

郑洁也是个家庭主妇,做微商只有3个月的时间。发现找上门时,她显得很兴奋,“你在那里,是什么职业?家是农村还是城市?认识的人多不?”,听闻在上海工作,她说道,“你很适合,你们那里市场热”,“我认识的人很少,而且在农村。所以销路很不好。”

“和淘宝店一样,微商也遵循二八规律,80%的代理不赚钱,要想赚钱,一定要花很多时间去维护自己的客户和朋友圈,家庭主妇、全职妈妈们恰恰可能没有这么多时间。”一位微商人士如是分析。

“微商基于移动互联诞生的,现在到峰值之后往下走,”自媒体联盟Wemedia副总裁宗宁对《IT时报》说道,“现在销售额有高峰时的30%就不错了。央视集中曝光,段子手都在开玩笑,舆论环境变了,几乎没有新人在做。”

“去年的微商大会每个月都有,今年明显开得少多了。”一名业内人士对说,“去年年底一场晚会上,有100多家微商团队获奖,现在这些团队不是改名就是没声了,业内还有大动静的团队不超过10个。”

大手笔广告投放传统媒体

微商思埠已经开始调整策略。以想做代理的身份找到思埠代理商微品总盟TM东方,其负责人告诉,现在拿代理都很简单,只要购买思埠旗下任一品牌产品购十盒及以上就可以拿到授权。而在这之前,他们的限额是一箱48盒。之所以改变团队发展模式,他们给出的理由是给想创业的小伙伴一个机会。随后,微品总盟TM东方更是以“零售利润高”的理由“鼓励”进行零售而非向下级招代理。现在他们认为“层层找代理的模式不健康的”。

“微商本来就是碎片化的行业。照理说,不该存在大品牌的公司。”宗宁认为。

但不少微商还是选择成为大品牌。

思埠董事长吴召国在微博上表明了转型的思路——落地零售,把营销重点从微商转向实体店。为了扩大品牌影响力,前期思埠不仅邀请到了秦岚、杨恭如、林心如、袁姗姗、李晨作为代言人,在广告投放上也是大手笔。纽约时代广场、央视春晚、315晚会、东方卫视均是思埠的广告阵地,仅央视春晚上的一个广告,思埠付出的代价就是2500万。现在,思埠将全面扶持线下店铺,“我们将在全国100多座城市打造10000多间思埠体验店。”

广告费、门店费、人工成本,思埠营销成本开支呈几何级增长。在朋友圈挖掘不出更多的商机之后,思埠被迫转移阵地,将目标客户群扩展至大众消费者。

不仅仅是思埠,韩束等微商也在走相同的路径。一整年韩束的广告投放数额,据亿邦动力数据,已经达到5.5亿,而今年,在热门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十二道锋味》《非诚勿扰》《蒙面歌王》中均能看到韩束的影子,据韩束副总裁梁莉透露,今年的广告预算大约为9—10亿元之间,实际上,很可能已经超过10亿。

即使品牌营销声势浩大,但成效并不明显。有知情人爆料,某个知名的微商虽然广告投放惊人,但其一款主打新产品的包装厂,已经有2个月没有做他们品牌的新包装。

“在没有新增收入的前提下,将啃老本的钱运用在打广告、请明星上,很可能反噬其主。”宗宁说道。

让小老板都来做代理

“我觉得微商会越来越好。以前还有一点迷茫,但是今年特别有信心。即使以后没有平台,我也有自己的渠道去销售,也有办法将货卖出去。”在谈及微商趋势时,已经是数万团队负责人的张亦菲对自己团队十分有自信。

这位90年代出生的张亦菲在圈内小有名气,算得上是一枚“红”。不仅仅是因为本人是圈内女神,更多的是他们团队在微商圈越做越大。去年年底,她的WS女神团队人数已在1万人以上,月销售额也达到了千万元的级别。因业绩突出,去年她的团队在“第九届中国化妆品年度大奖暨2015中国美妆微商盛典” 上被评为“2014年度微商团队”。

张亦菲是青葱新媒体的微商。青葱新媒体不久前因拿到IDG资本数百万美金天使投资而在业内名声大噪,成为国内家获得融资的微商代运营公司。其CEO桑兮兮对此很有自信,“我们的销量一直在上升,7月达到了峰,卖掉了47万支BB霜。”

在大部分的微商将货卖给朋友圈的朋友时,青葱新媒体却利用线下各大城市的批发市场、咖啡厅老板和空姐的职业特殊性,通过他们的圈子、影响力、口碑分享,实现流量套现。

“我们有很多代理商都是做服装的。在服装业淡季的时候,很多老板都尝试了微商。本身他们在服装行业就有十几年的人脉积累,发展下线代理相对容易。”张亦菲解释称,青葱的特点在于整合了不同渠道,扩展了以前的代理范围,让一些原本就有社交圈的小老板们成为代理商,“层层代理还是很关键的,层的货量很小。量走得快也不会压货,这样他们不会因为压力大而有消极心态。”

微商行业自媒体人吴伟认为,2015年下半年,之前的微商状态将不复存在,接下来的微商,必须是很有经验和运营能力的团队。微商终究还是大浪淘沙,红利期已过,拼实力时期到来。

电缆桥架成型机
三江理想城
喷球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