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反映范围外问题的群众设

发布时间:2019-07-14 00:54:19 编辑:笔名

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 反映范围外问题的群众设法寻找

进宁卧庄宾馆见巡视组并非易事

巡视组受理材料的地点在甘肃省人民来访接待大厅

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受理“四风”问题,不过反映范围外问题的群众仍在设法 寻找中央巡视组

4月16日上午,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巡视后的第21天,位于兰州市平凉路的甘肃省人民来访接待大厅(以下简称“来访接待大厅”)内,数十位群众或填表或坐在椅子上等待接访,旁边的安检门还不断有人进出。

大厅内有一间“甘肃省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接待室和4间综合接待室。角落的一间门牌号为“108”的办公室,被设为进驻甘肃的中央巡视组受理群众来信来访的接待窗口。

根据中央部署,中央巡视组对北京、天津、甘肃等14个地区和单位展开巡视工作。3月27日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该省各市县的一些群众纷纷来到巡视组驻地门口或来访接待大厅内的巡视组窗口,来访接待大厅工作人员称每日来访人数多寡不一,多时数百。另据媒体报道,在中央巡视组进驻的其他被巡视地区,出现群众排长队领取巡视组会面预约单的场景。

他们中许多人的想法一样:见到中央巡视组,事情解决的希望就大了。

“你是北京来的吗”

在来访接待大厅里的人群中,赵福美反映的是因所住集体宿舍拆迁导致住房困难、生活无着的问题。拿到表格后,她担心自己写字不好“别人不爱看”,开始找其他人誊写。她照着已有的材料逐字逐句念给对方,并叮嘱“字写小一点”。填完后她拿起来核对,后又放到桌上让对方在空白处添几个字,“就写帮帮我这个可怜的人吧。”

终,她走到“108”办公室,那里已有十多位访民或坐或站守在门口。在她等待期间,有人出来,再换人进去,每人在里面待的时间长短不同,偶尔还有情绪激动的声音传出。一位红着眼圈儿的大姐从里面出来后,面露喜色对熟识的等待者说:“交上去啦!”

房间内,4张桌子后面分坐着4位工作人员。“中央的人不在这里,我们是代表中央巡视组受理来访的窗口,材料都会转交给巡视组。”被询问时,工作人员并不讳言他们是甘肃省直机关的工作人员。

和媒体报道的有些中央巡视组每日发放一定数量会面预约单略有不同,进驻甘肃省的中央巡视组并没有“限号”,群众若来到这里,基本都能被接待,这或许得益于甘肃当地工作人员的协助。不过这种安排方式也引起了一些群众的担忧。一位接近巡视窗口工作的省委人士(以下简称“省委人士”)称,有群众进来就问“你是北京来的吗”,得知“不是”后显得失望。

兰州的张先生就是如此。从媒体上得知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巡视的消息后,他决定当面向巡视组人员陈情:他对法院采信的证据和判决存疑而上访多年。媒体上公布了巡视组的值班,他据前几个数字推测巡视组的驻地就在兰州的宁卧庄宾馆。

3月30日上午,在宁卧庄宾馆大门外,张先生被保安告知巡视组受理材料的地点在甘肃省人民来访接待大厅。来到甘肃省人民来访接待大厅后询问、填表、等待,终被领到其中一个接待室。张先生感到很意外:屋里面有两位工作人员,其中一位他还面熟,是甘肃省的工作人员。

北京青年报事后以访民身份咨询这种安排时,一位在108室参与接待来访工作的甘肃省工作人员解释:“中央巡视组要忙的事情很多,他们还要找领导谈话。”他说,工作人员每天都将收到的材料编号并在电脑上登记,汇总转交给中央巡视组,属于巡视范围内的会被留下,其他的会转交给相关办事机构,“一周交一次” 。

在大厅参与普通信访接待的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实在不放心或想面见巡视组的话,可以给巡视组邮寄材料或者打到巡视组。“不过得抢线……能不能见,还是得看你反映的问题是什么级别。”

上述“省委人士”介绍,进驻甘肃的中央巡视组成员共11人。在来访接待大厅代表中央巡视组受理材料的工作人员,来自甘肃省纪委、组织部等省直机关,他们分为两组,每天按照来访接待大厅的工作时间轮流值班,晚上有事随叫随到,周末无休。

群众交到108房间的材料都能被中央巡视组的人看到吗?“省委人士”表示,这个窗口接收到的材料分为“范围内”和“范围外”,中央巡视组受理范围外的材料,巡视组会按照规定转到被巡视地区、单位和有关部门处理;对于“范围内”的材料,工作人员会通过特定的“渠道”联系中央巡视组,由巡视组判断是否联系举报人进行面谈。据悉,巡视组窗口接到的材料中也有“范围内”的,但拆迁、养老甚至计生等“范围外”的材料更多一些。

张先生当时经过犹豫后还是交了举报材料。“我反映的事涉及省里,交给省里的人合适吗?”从来访接待大厅出来后,他又按照报纸上刊登的邮箱地址,重新给中央巡视组寄去了一份材料。

“从上面转下去的能一样吗”

赵福美在等候时还遇到此前上访期间见过的王陵,对方说之前去了次北京,她让王陵下次去时告诉她一声。

王陵因所在企业改制问题和工友们集体上访多年,对巡视组的受理来访情况了解得稍多。她说交到大厅普通接待室的材料是“向下的”,交到108房间的材料是“向上转的”,被指出有些材料终还是会被“向下”转到相关部门时,她认为两者情况不同,“从上面转下去的能一样吗?”她提醒询问的人别错过机会,“万一把事情给你解决了呢。”

来递交材料的当日早上,王陵到宁卧庄宾馆门口登记了姓名。进宁卧庄宾馆见巡视组并非易事,宾馆前的天水中路在兰州“上跨下穿”工程的施工范围,宾馆大门左右、门前道路两边都有围挡,过马路需在车流中左躲右闪。宾馆门口有来自甘肃省信访局的保安,即便进了宾馆大门,走到宾馆北侧某栋楼前的路口时,也有工作人员伸手拦下。王陵到门口登记信息,也只是想让巡视组“知晓”而已。

在之前,王陵还打通了中央巡视组的。“我开始过一会儿打一次,总是占线。后来我就占线再按、占线再按……就打通了。”王陵传授经验。

来访接待大厅里正对门口的柱子上,一张A4纸特别标注了中央巡视组的受理范围主要是“四风”,“不属于巡视受理范围的信访问题,将按规定由被巡视地区、单位和有关部门认真处理”。但是像王陵一样,一些群众还是尽可能地去接近巡视组。

实际上,受理材料有“范围”之分的不仅是中央巡视组窗口。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甘肃省人民来访接待大厅登记处的两个窗口已有提示:“涉法涉诉”的直接到省高级人民检察院、省高法、省公安厅等机构。

今年2月份,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创新群众工作方法解决信访突出问题的意见》,明确提出“不受理越级上访”、“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决,建立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结制度”等,来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渠道;还提出通过保障和改善民生、坚持依法办事等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其终目的是希望改变群众“信访不信法”、“信上不信下”的情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群众观念行为的改变,或需相关改革的先行。

4月21日,因集体土地征地纠纷而上访一年多的李浩等几位村民,来自甘南地区。“政府说,你们别上访了,去打官司吧,不会打我们帮你们。可我们告的就是政府,他们帮我们打官司,我们能赢吗?”李浩说,法院也是政府发工资。

“如今你们都找政府的上一级来了,如果法院不公,不是也可以找法院的上一级去‘上访’吗?”询问。

“那得花多少钱啊,我们没有钱,现在上访一天就吃两桶方便面。”李浩几个人还是要去宁卧庄宾馆“碰碰运气”。

上访、接访和“陪访”

李浩和聊了一会儿之后才说出他的真实籍贯。之前他谎称是另外一个城市来的访民,他担心地方相关部门知道后把他们接回去。去年3月份他们来省里上访被接了回去,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虽然是村集体的事情,但其他村民因为担心“报复”,只选了他们几个代表悄悄过来,“我们几个代表也担心啊。”

李浩所说导致村民“担心”的因素,北青报未能从他所在的地方政府证实。但此前媒体曾曝光过多起发生于全国多地的上访群众被暴力截访或事后遭到报复的情况。舆论认为,发生暴力截访等伤害访民人身权利的情况,与此前信访数量排名与地方党政领导政绩挂钩等因素相关。

在今年2月份发布的上述信访《条例》中,提出健全解决信访突出问题工作机制,综合考虑地区经济发展情况、人口数量、地域特点、信访总量、诉求构成等因素,合理设置考核数量和指标,不再简单以信访数量多少进行考核,推动各地把重点放在预防和解决问题上。

但地方政府对上访行为依然很“敏感”。据媒体报道,中央巡视组进驻的一些省份,依然发生拦截向巡视组陈情群众的事情。在河南,上百名基层干部“保卫”中央巡视组驻地引起舆论哗然。

“应该是真的。”甘肃武威市一名信访工作人员谈起河南被曝光的“保卫”巡视组事件时表示。他与信访等部门的几名工作人员一路跟着几名上访群众来到省里,目的是“怕访民有过激行为”。说起截访事件时他推测,“可能访民也有过激行为”,但他自己“不会那么干,出事儿了领导还得处罚我们呢”。

一路跟着,对某乡镇的一名年轻人来说,这叫“陪访”。4月21日,在来访接待大厅,这名年轻男子和一对老人几乎形影不离。他是应领导要求从乡里和两位老人一起来兰州的。当天上午,老人填完表坐在大厅普通接待室外的椅子上等候,他坐在旁边陪着;中午,他催俩老人到来访接待大厅附近去吃饭。“你们吃、住怎么办?”年轻人回答,“各管各的。”

群众为何上访?上述“省委人士”称,他所关注到的不限于甘肃范围的上访事件,有的确实存在问题但迟迟得不到解决,有的是解决完后群众又来闹访,还有些是“不好办”的历史遗留问题。访民的材料经巡视组移交,能起“作用”吗?该人士推测:“有的可能会引起重视,也不是都能解决。”

此后数日,来甘肃省来访接待大厅寻找中央巡视组的群众见少,但上访、劝返的场景不时出现。

巡视组“影响力”受瞩目

部分上访群众希望通过中央巡视组的“影响”促成问题解决。在兰州的中央巡视组在做什么?目前公开的声音,是其在兰州水污染事件中的表态。

4月11日,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后的第16天,兰州被曝出饮用水苯超标。据媒体当时报道:“正在甘肃巡视的中央巡视组组长杨松、副组长李宏要求,要及时、准确、全面公开信息和应急举措,避免恐慌、保持稳定;迅速调用周边桶装、瓶装纯净水,补充市场供应,同时加大市场监管;对学校、医院等重点饮水供应单位进行安全监测;环保、卫生等相关部门尽早查清原因,消除安全隐患。”

“要求”内容未遭质疑,但“巡视组”发声引发争议。有舆论认为,巡视工作重点是监督检查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主要负责人,尤其是“四风”方面的问题。发现贪腐线索后也“只查不办”,而是转交给办案机关。巡视组对当地的事件发表看法,有干预地方政务之嫌。

也有媒体在查阅巡视工作条例相关内容后,找出了巡视组发声的依据,即“巡视组在巡视期间,对被巡视地区、单位存在群众反映强烈、明显违反规定并且能够及时解决的问题,可以提出处理建议,由领导小组报经中央同意后,及时向被巡视党组织或者其主要负责人提出处理意见,并要求被巡视党组织将处理情况向巡视组反馈”,而兰州水污染事件属于“群众反映强烈”的事件。

此后巡视组再度低调,这也是巡视工作的一贯要求:不张扬、不违纪、不违法、不引起社会轰动、不影响地方工作。甘肃省一位知情人士称,中央巡视组进驻后按规定约谈官员。官场气氛是否紧张?“有问题的就紧张吧。”

与此同时,甘肃省的自我巡视也在进行中。据媒体报道,甘肃省委5个巡视组分别进驻甘肃省财政厅等5个单位,巡视重点是访民举报和反映较多的党风廉政建设、作风建设、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等方面,巡视时间从3月下旬到5月底之间。

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后的4月初,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做客中央纪委监察部站访谈,表示甘肃省委坚持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放在突出位置来抓,“甘肃畅通信访渠道,查处违规问题167起,党纪政纪处分166人”。

中央巡视组的巡视时间已过去小半,曾有心急的访民到来访接待大厅询问“进展”。赵福美也经常去省来访接待大厅看看。她说,反正也没地方去,万一在那儿遇到个大领导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高淑英)

原标题: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反映范围外问题的群众设法寻找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微信小程序入口
扫一扫二维码_点击进入微商城
微信网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