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国际金属仓储再现戏剧性冲突高盛高喊冤枉

发布时间:2019-05-14 23:48:03 编辑:笔名

国际金属仓储再现戏剧性冲突 高盛高喊冤枉

2003年,美联储决定暂时允许银行直接买卖实物大宗商品,包括石油、铜、铝等。今年9月这一临时的法案将到期,如不续期,华尔街大行将就此损失一块业务“大肥肉”。

有声音认为,国会应像1956年出台的法律那样禁止银行从事任何与银行业务无关的活动。

理由是:如果仅仅是交易石油衍生品,高盛可能没法那么方便“操纵油价”。但如果拥有油轮,那么影响实物油价就变得容易。

行动似乎已经开始。23日披露的一封信函显示,美国商品交易委员会已明确告知各仓储企业,不许毁掉自2010年1月以来任何与LME或CME等交易所相关的仓储材料。

国际金属仓储灰幕再现戏剧性冲突。

23日,大宗商品交易和仓储的“大户”高盛发出一纸声明,否认之前媒体有关其涉嫌操纵国际铝价的指责。此前有意改变游戏规则的LME(伦敦金属交易所),也摆出了声援高盛的姿态。

同一天,美国参议院举行了一场专题听证会,广邀各界人士共同声讨华尔街大行欠缺透明度的实物商品交易,并向美联储等监管机构施压,要求在9月份相关法案到期后收回对银行参与实物商品交易的授权。

一句话,把华尔街大行赶出商品实物交易领域!

高盛高喊冤枉

23日,高盛发布了一份声明,对近期有关其操纵铝价的传闻给予回击。

声明称,相比2006年,铝的交割价格已下跌了近40%,言下之意并无操纵一说。高盛称,当前全球消费的铝中有95%都并未经过LME的仓库系统。

高盛进一步指出,按照监管规则的要求,高盛并不控制名下仓库的货物流向,铝其实是由客户拥有,后者才能决定何时移动库存。

上周末,纽约时报披露,高盛涉嫌利用其仓库操纵铝价。报道直指高盛旗下的Metro国际贸易服务公司,后者是位于底特律的一家金属仓储企业,其在当地拥有的仓库数量高居业内之首。而整个底特律的铝库存占到LME在美国的铝总库存的80%。

报道称,高盛通过Metro公司在旗下不同的仓库之间不停“倒货”,以达到规避监管的目的(监管要求现货必须在市面上流通),进而人为造成供需紧张局面并推高价格。

根据纽约时报的测算,类似的操纵行为可能在过去几年让美国消费者在铝上多花费了50亿美元。针对高盛的辩解,LME方面23日也发布声明称,铝并没有出现“报道中的供应不足”。

该交易所称,自2008年7月以来,铝价已下跌了40%。该机构还称,交易所本身并不法律权限来限制仓储企业收租,也不能阻止这些公司囤货。

商界怨声载道

一些业内人士对这样的辩解并不买账。

德州研究机构Harbor情报公司的董事总经理瓦兹奎兹称,真正的问题不在于铝价过去几年是否下跌,而在于价格是否真实反映了供需基本面。

他说,当前的金属仓储规则和实践需要被重新评估,对现行体制进行重大改革,将有助于改善公平和效率。

根据Harbor情报公司的数据,尽管LME基准的期铝价格自2008年7月以来累计跌了超过40%,但在实际交割时买家所需支付的价格却远远高于LME场内合约基准价格。

今年6月,这一溢价水平达到创纪录的每磅12至13美分,几乎是2010年夏季时6.5美分的两倍。包括可口可乐、MillerCoors在内的金属终端消费企业抱怨说,LME的现有规则允许仓库运营企业囤积铝等金属,从而认为地创造出供应瓶颈,使得价格即便在严重供过于求和产出创纪录的背景下依然虚高。目前的体制还让终端铝用户不得不排队等候提货,等待期甚至长达18个月,同时这也推高了现货溢价。

国会开会声讨

在政界,当局正在继续推动对华尔街大行施压。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23日召开了一个专题听证会,专门讨论华尔街大行在全球大宗商品业务中扮演的角色。以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为代表的议员坚决认为,应该把华尔街大行赶出商品实物交易领域。

“我和我的许多同事一样有担忧,即一些大型华尔街银行在事实上控制着美国基础设施的关键部门。”沃伦说。在她看来,很多银行是在用老百姓的“血汗和养老钱”,来“为大银行操控发电厂或是炼油厂铺路”。

23日的听证会邀请来各界人士,包括大学法律教授、行业分析师、大宗商品消费企业高管以及金融机构老总等。美国用铝大户——美国啤酒公司MillerCoors的代表在当天的听证会上称,去年一年,因为LME“不公平”的仓储规则,全球铝消费成本被吹高了30亿美元。

来自北卡大学的法律教授奥马洛瓦认为,美国国会就应该像1956年出台的法律那样禁止银行从事任何与银行业务无关的活动。

他认为,如果仅仅是交易石油衍生品,高盛可能没法那么方便“操纵油价”。但如果这些银行本身就拥有油轮,那么影响实物油价就变得容易。他呼吁美国司法部门立即对这类操纵活动展开全面调查。

有关部门似乎已经开始行动。领导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委员会的参议员莱文透露,国会正考虑行使调阅权,来审查银行在现货商品资产方面的交易和所有权情况。

另据外媒23日披露的美国商品交易委员会(CFTC)的一封信函,该机构已明确告知各仓储企业,要求后者不要毁掉自2010年1月以来任何与LME或CME等交易所相关的仓储材料。

9月宣判

在大宗商品方面惹上麻烦的并不只有高盛。摩根大通近也正在与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FERC)商讨和解一项有关其操纵美国西部电力市场的指控。据称,摩根大通多可能需要支付4.1亿美元了结此案。

近日有消息称,随着LME酝酿修改规则,高盛和摩根大通这两大行业玩家都在寻求出售旗下一度“肥得流油”的金属仓储业务。

在美国国会盯上大行商品交易的同时,美联储也在积极考虑加强对这一颇具争议的领域的监管。根据报道,美联储正在评估一个存在十年之久的允许吸储银行交易实物大宗商品的规定。

今年9月将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窗口。2003年,美联储决定暂时允许银行直接买卖实物大宗商品,包括石油、铜、铝等。但到今年9月,这一临时的法案将到期,如果不续期,华尔街大行将就此损失一块业务“大肥肉”。

23日出席美国参议院听证会的绝大多数人士都认为,美联储应该谨慎考虑延长2003年的法案。

而从大行本身的反应看,在终结果尘埃落定前,很多银行似乎也无意提前采取任何措施。外媒引述摩根士丹利一位发言人的话报道称,在允许银行从事实物商品交易的临时法案9月份到期后,该行并不预见其会被迫剥离旗下的任何业务。

支持高盛等大行的人士认为,大行参与实物商品交易,有助提升市场流动性,整体上利大于弊。

工地洗车台厂家
电玩城
东升藤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