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用上新设备不改旧工艺老铁匠守望凤山老行当

发布时间:2018-12-13 19:13:46 编辑:笔名

用上新设备不改旧工艺 老铁匠守望凤山老行当

德化县城东边的宝美村,有家打铁铺,夯土小平房,外表寒碜,里边被熏得黑乎乎的,很不起眼。它就是老徐的打铁铺。

铁铺父子俩,老子姓徐名德曲,年过花甲,憨厚黝黑但结实精干。他出生在有铁匠之乡美称的德化盖德乡凤山村,小时候就跟着父亲走村闯乡打铁。老徐多年前就到县城开炉,当初一同进城的凤山铁匠有好几家,但现在父子打铁的据称仅此一家了。

当——一声尖锐、高亢而又悠远的响声骤然而起,老徐举起响锤狠狠敲在铁砧子上。父子打铁铺主要的活是打造锄、镰、镢、锨,还有菜刀、剪刀等生活用品。父子分工,老徐手握小锤,还负责掌握火候。小徐抡大锤,原来还负责拉风箱、填炭,汗流浃背地把风箱拉得呼呼生风。如今改为鼓风机,轻松多了。父亲则盯着埋在炭火里烧红的铁块,眼看火候到了,他眼疾手快用火钳子把红红的铁块掏出来放在铁砧子上,拿起小锤丁一声敲在铁砧子的耳朵上,伺候在旁的儿子立即抡起大锤,根据父亲指令,你一锤我一下地锤打起来。小锤敲得急,大锤也砸得急,小锤敲得慢,大锤就跟着慢。就这样,父子兵,配合默契,丁当丁——丁丁当当——,富有节奏的钢和铁的敲击声此起彼伏,奏响一曲铿锵激昂极有韵律的打击乐交响曲,让人陶醉。

打铁是又脏又累的活儿,老徐年纪大了,体力远不如当初,但仍放不下手里的铁锤。因为还有农民兄弟舍不得他,说他打的锄头比机器锻造的厚重耐用。不少市民也喜爱他打的菜刀,因为老徐打的菜刀很讲究工艺技巧,两片铁包着一片钢,反复地折叠、展开,打出来的刀刃比纸还要薄,特别耐用锋利。现在用流水线制作出来的菜刀那儿比得上铁匠手工打出来的耐用?现在老徐的铁铺新装备了电动气锤,但老铁锤还照用,用来精加工。

然而,打铁业毕竟成了黄昏行业。随着现代工业化进程的加速,即使是在凤山村也很难见到铁匠。作为凤山打铁的守望者,老徐惆怅地叹息:我们真的不情愿眼巴巴地让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给丢失了!老徐的叹息让人深思:传统打铁手艺作为一种民俗工艺,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在现代社会中,老铁匠并不是不能生存,关键是如何生存。

[憨鼠责编:谷莹]

棋牌代理
beplay体育
防火密封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