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炼蛊 百零三章 告密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0:22 编辑:笔名

炼蛊 百零三章 告密

“把边禅玉拉入伙”

沈炼故作沉吟,恍然道:“嗯,说的是,我不能无缘无故就出现在渭河之上,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行。

这件事的确需要边禅玉配合。”

说到此处,沈炼顿了顿,“此外,我出现在渭河之上做诱饵那段时间,边禅玉不要再露面了。”

“哦,为什么”

公孙止有点跟不上思路了。

“你想想,边禅玉的光箭对河妖一族威慑极大,有她在场的话,河妖一族未必会冒险出来跟我硬怼,对不对”沈炼道。

“说的是,说的是。”公孙止这才恍然大悟,想了想,脸上又浮现迟疑之色。

“不过,边禅玉是帮主的死忠,如果我们把实情告诉她,转头她把我们卖了,向帮主打小报告,你我可就要闹笑话了。”

他原先是曹幼青一系的,与边禅玉是死对头,关系恶劣,直到现在也没有修复,面和心不和。

“也是,那就不告诉她实情。”沈炼眼珠子转了转,一脸我也信不过边禅玉的表情。

“不但不能告诉她实情,还得让她不出现在渭河上。”沈炼重点强调一遍。

公孙止嗯了声,灵机一动:“兄弟,边禅玉那边还要劳烦你去安抚,她与你交情匪浅,你说什么她都会信的,都会听的。”

沈炼挑眉道:“你确定我去找边禅玉,告诉她我想出现在渭河上,她不疑心才怪。若是一不小心弄巧成拙,被她得知内情,她肯定以为这是你的主意,是你在故设陷阱拖我下水,转头就会领着我去找帮主告状,到时候你能解释的清楚吗”

公孙止想想也是,犯愁道:“那该怎么办”

“只有你去说服她了。比如,你找个理由,让她装病一段时间,在疗养期间,让她委托我帮忙照看她管辖的渭河水域,这样才是合情合理的。”沈炼认真地道。

“唉,只能如此了。”公孙止左思右想,挑不出一点毛病来,这件事果然得他亲自出马才行。

见状,沈炼连忙把话题往下引导:“搞定边禅玉后,再做好一件事,就万事俱备了。”

“什么事”公孙止皱眉想了想,却想不出什么头绪来,一脸茫然

沈炼提醒道:“蛊园铁甲船来到那天,我会现身渭河之上,但如何保证河妖一族一定会来你得想办法,向壳甲一族或者赤练告密!双管齐下,方才能万无一失。”

“告密”公孙止呼吸一顿。

沈炼:“万三爷能与河妖一族达成契约,你就不能么”

公孙止陷入沉默。

……

片刻后,公孙止来到边禅玉处。

“边长老,近来可好”公孙止笑眯眯地问候。

边禅玉嘴角一歪,面无表情地道:“有劳牵挂,我好得很。”

公孙止有点牙疼,笑道:“那我就不废话了,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且说来听听。”

“我的一个结拜兄弟,他儿子在渭河上游玩的时候,被河妖给害了,悲伤愤恨,央求我为他儿子报仇。”公孙止一脸悲愤道,没有说假话,确有其事,不过这场悲剧发生在六年前。

“哦,哪个河妖”

“赤练。”

思来想去,公孙止决定不向壳甲一族告密,只向赤练一妖告密。

原因无他,沈炼杀了螯妖,与壳甲一族结下的是死仇,壳甲一族肯定兴师动众前来报仇,万一沈炼战死,公孙止根本无法交代。

赤练就不同了,与沈炼仇恨没有那么大,麟甲一族也不会兴师动众,一人一妖单挑,沈炼应该性命无虞。

“赤练狡猾得很,你想找赤练报仇,难!”边禅玉摇了摇头。

公孙止却异常自信:“所以我想了一个计策,打算把赤练引诱出来再对之痛下杀手。”

“如何引诱”

“很简单,赤练与沈长老有仇,我请他帮忙做诱饵,引赤练上钩,我埋伏在暗处,伺机而动。”公孙止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沈长老答应你了!”边禅玉吃了一惊,若不是沈炼提前跟她通过气,她反应就是公孙止这厮花言巧语忽悠了沈炼。

“答应了!”公孙止笑得格外自信。

边禅玉眯眼道:“你想拉我入伙”

“误会了!”公孙止连忙摆手,“谁不知道边长老的威名,整个河妖一族都惧怕你的光箭,你若是在,赤练可能就吓得不敢来了,何谈引诱”

“那你这是……”

“很简单,你向帮主请几天病假,缺席期间,拜托沈长老到渭河上帮你巡视,赤练得到这个消息,必然蠢蠢欲动。”公孙止手刀在脖子前一划,表情凶恶,意思不言自明。

边禅玉懂了,闹了半天,原来是想干这个,她是了解公孙止的为人的,这厮自私自利,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结拜兄弟的儿子招惹赤练,这件事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沈炼那般拜托她……

思量了一会儿,边禅玉冷冷地道:“让沈长老做诱饵,万一他出了事,如何向帮主交代我不能同意!”

公孙止就知道边禅玉会这么说,连忙道:“沈长老的战斗力你是见识过的,赤练会是他的对手吗别忘了,还有我从旁偷袭,有危险的是赤练,不是沈长老!”

边禅玉理直气壮:“渭河水域复杂,河妖遍布,你能保证没有其他河妖与赤练一起杀出来风险太大了!凭什么我为你们冒险”

公孙止渐渐回过味来,笑容微冷:“你想要开什么,不妨直说!”

边禅玉竖起两根手指:“两瓶元水!”

“你抢劫啊!”公孙止跳了起来,断然甩袖,“想都不想!”

“不送!”边禅玉也是霸气。

公孙止呼吸一滞,缓缓冷静下来,开始与边禅玉砍价。

半个时辰的交锋后,公孙止神色阴沉地从边禅玉的办公室里走出来。

“公孙长老,走好,有空常来。”背后,边禅玉笑容满面,这让公孙止气得直哆嗦。

他也不想被这样被边禅玉敲诈,但是他没有办法。

无法与万胤敲定新的协约,就是败兵之将,满伯玉肯定要法办他,以儆效尤。

再算上他以前与曹幼青合伙架空满伯玉,满伯玉心黑手狠,借此机会革除他的长老的席位是板上钉钉的事。

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公孙止别无选择。

“且让你占些便宜,待我腾出手来,必要你好看,哼!走着瞧!”公孙止回头看了眼边禅玉缓缓闭合的大门,咬牙切齿地道。

……

渭河水底,怪石嶙峋。

许多珍珠般的气泡骨碌碌漂浮而上,啵的炸开。

只见巨大的山石间,繁茂的水草深处,显露出一座水宫来。

水宫外面一层是以山石堆垒而成,内部则是一个整体,赫然是鱼人族特产的宝贝——“空壁”!

空壁是一处独立的空间,外形酷似水晶球摆件,球状,通体透明,透过玻璃般的外层,可看到内部的建筑物。

空壁能自由变化大小,可以大如山岳,也可以小到细沙粒,微不可见。

空壁内部,无水,只有一座恢弘的宫殿,宛若金銮殿一般金碧辉煌,极其开阔。

河妖一族以能够居住在空壁内为荣,这是强大的象征。

就在这一刻,浊浪翻滚,一头黑鱼怪现身而来。

黑鱼怪狰狞怪异,浑身遍布麟甲,却是鱼头人身,长着双臂双腿,身上残留着鱼鳍。

哗啦!黑鱼怪破开水浪,飞速游到了水宫上方,接着一闪进入空壁内部。

空壁内部的大殿中央,盘踞一头庞然大物。

“赤练大王。”黑鱼怪无比敬畏,轻轻唤了声。

通体覆盖红色麟甲的巨蟒昂起头来,身体骤然摇动,一变,化作一个红眉毛红发及腰的冷酷青年人,身上遍布微微泛红的麟甲。

“什么事”

“有人向渭河中投入了‘鲛珠’。”黑鱼怪呈递上来一枚纯白色近乎透明的水滴状珠子。

“哦,鲛珠是鲛人的眼泪凝结而成,有传音功能。这是有人在向我传音”赤练接过鲛珠,脑海里立刻听到一声声呼喊。

“赤练……赤练……”

“果然是给我的。”

鲛珠神奇的地方就在于,不是呼唤名字的本人,无法获取其内的传音信息。

赤练手上猛地用力,直接捏爆了鲛珠,爆炸开来的鲛珠化作一缕云烟飘散开来。

赤练深吸一口气,把那些云烟全部吸收口鼻,随即脑海里响起一个人的声音。

“赤练,我是怒鲲帮长老公孙止,有事相告:

上次斩杀螯妖并以桅杆羞辱你的人,名为沈炼,他已经成为怒鲲帮长老,仗着帮主宠信屡屡欺压我。

我得知沈炼将于后天,顶替病休的边禅玉到渭河上巡逻,你可伺机杀之,以报羞辱之恨。”

听罢,赤练脸色微变,神色蔑视:“原来是公孙止,这厮好大的胆子,居然妄想利用我,借我的手除掉他的对手,真是一个没用的废物!”

静默了一会儿,赤练阴沉下来:“沈炼,上次用桅杆砸我那个,这个牲畜力量不小,肉身肯定非常美味,我要吃了他,应该能更进一步,彻底化为人形。”

“边禅玉不在,没有她的光箭威胁,我在渭河里兴风作浪,掀翻铁甲船轻而易举,只要沈炼落入水里,他就是我口中血食。”赤练食欲大开,绿色的口水哗哗露了出来,滴在地上,徒然化作绿色雾气扩散开来。

黑鱼怪大惊失色,忙不迭逃远避开,不敢触碰那些绿色雾气。

汕头天佑医院手术价格表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看病好不好
汕头天佑医院路线查询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汕头天佑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