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大亚湾核电事件引香港激辩港人对信息透明不

2018-11-02 12:21:50

大亚湾核电事件引香港激辩 港人对信息透明不满

核事件怎样透明 大亚湾核电事件香港激辩,信息公开何时不再内外有别?

对内部监控负责而非面向公众的信息通报,让公众对核电站安全的担忧挥之不去

11月15日,一则发布在香港核电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港核投)站上的例行月度公告,再度触动了香港人敏感的神经。

这则公告以稿形式披露,自今年5月至今,大亚湾核电站共有三起“核电站运行事件”发生,其中两起被评为“非等级”(或称0级),另一起被评为1级运行事件。

近的一起事件发生在10月23日。位于广东深圳的大亚湾核电站在一号机组例行大修期间,发现余热排出系统的一段管道出现一处缺陷。根据官方通报,这起1级运行事件不会对电站的安全运作及附近地区构成任何安全、健康及环境影响。

但在50公里外的香港,人们对事件发生三周后方向公众通报,难以等闲视之。11月16日下午5时至7时,香港立法会紧急召开特别会议,要求保安局、环境局、天文台、港核投母公司中电控股有限公司的相关人士接受众议员质询,以检讨现有的核事件通报机制,增加透明度。

对于在建规模跃居全球的中国核电而言,香港的反应可谓挑战。在记录上,中国尚未出现2级以上核事件或事故,但核电的特殊性令任何风吹草动都极易引发恐慌。两度“虚惊”的大亚湾事件,凸显建立有效的核安全信息公开制度、消除公众疑虑的重要性。

不过,在中国目前运行的多座核电站中,大亚湾是惟一因为有港资参股而存在推动信息公开“外力”的核电站。时至今日,中国尚无任何针对核电项目信息公开的法律法规出台。

此次事件在内地的通报也一如既往。16日中午,当香港立法会召集特别会议前夕,一纸说明悄然出现在大亚湾核电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运营公司)及其大股东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广核)的站,在首次正式通报事件的同时,宣布缺陷处理已经完成。

无需担心核安全

根据中广核11月16日披露的故障详情,大亚湾核电站1号机组按计划于10月22日开始第14次停机换料大修。在10月23日的例行检查中,发现大修时使用的余热排出系统的一段管道附近地面有少量硼结晶,经过仔细查找,于10月26日下午确认该管道上有一处缺陷。该事件被评定为1级。

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事故分级表,核事件和核事故共分为0级至7级,0级代表偏差现象,在安全上无重要意义;1级至3级为事件,其中1级代表异常,2级代表事件,3级代表严重事件;4级至7级为事故,其中4级对核电站场外无显着风险,5级对场外有风险,6级叫重大事故,一般指已对场外环境、公众健康、工作人员安全造成危害的事故;7级严重,为特大事故。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和美国三哩岛核事故分别为第7级和第5级。

据中广核一名技术人员介绍,硼是控制核反应性的添加剂,在正常运行情况下(即200多度时),硼融化在水里,在常温情况下就会结晶。发现结晶,证明有泄漏,但此次泄漏的量很小,且并未释放到全封闭的安全壳厂房之外。

这名技术人员说,这种情况在美国、法国、日本已经发生过很多次,技术处理上不成问题,只是维修耗费时间比较长,需要一个月。

多名核安全专家和技术人员对本刊表示,就公告披露情况而言,这次事件影响非常“微小”,并不严重。

中国疾控中心辐射防护与核安全医学所研究员王作元说:“其实1级、2级的事件,一年出现三四次也是正常的,毕竟任何设备运行中都会出现些小毛病。但仍然要加强管理,尽可能使其发生越来越少,尤其是风险等级比较高的事故,一定要防微杜渐。”

目前,中国只有中广核、中核、中电投三家企业拥有开发核电的“牌照”。国家环境保护部(下称环保部)下设国家核安全局,负责监督核电站的安全运行及审查工作。核电站的行业主管单位为国家能源局,核材料则由国防科工局管制。

中广核在给本刊的回复中表示,大亚湾核电站对国家核安全局的汇报包括运行阶段月度报告、年度报告、运行阶段事件报告(事件通告和事件报告)及核事故应急报告。

一名核电站运营公司前任高管对本刊表示,核电站无论出现那个级别核事件或事故,都必须向国家核安全局上报,1级或0级可以有几天的缓冲时间,但2级或以上,均必须在24小时内上报,并立即启动应急机制。

上述高管指出,截至目前,中国尚未出现过2级以上的事件,因此从来没有出现过需要公众预防的状态。

环保部核安全司司长刘华也对本刊表示,中国在核电站监管模式上与国际做法完全一致,从工程角度来说,只有核系统由中央直接派出监督员驻厂监督。监督员24小时执行现场监督,从选址、设计、建造、安装、调试,核安全局全过程审查,派员与企业一起工作。“这有点像安监局直接监管小煤窑,不同在于那是抽查式的,我们是24小时现场监督、督查式的独立监督。”

港核投公告称,今年大亚湾“核电站运行事件”数目与过去六年相若(每年约为1宗至4宗)。事实上,自2005年开始,大亚湾核电站运行事件的数目大幅减少,由2000年至2004年期间平均每年13宗减少至平均每年4宗或以下。

但分析人士指出,面向内部监控而非面向公众的信息通报,让公众对核电站安全的担忧挥之不去,这无助于公众监督和理解核电,实际上也不利于核电本身的发展。

监督来自香港

35岁的赖先生是广东深圳鹏城村原住居民。这里是离大亚湾核电站近的村庄,近直线距离仅有2.5公里。

“5月23日那天,看到公路上停靠了几十台消防车,但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是否有影响。”赖先生说,自己直到数周后,才从香港的节目中,了解当时事情始末。

那是在6月中旬,香港媒体将5月23日一只燃料棒包壳存在微小裂纹的消息,误报为“核泄漏”,一度引发恐慌。此后,中广核、国家核安全局、广东环保厅均发文说明事件和辟谣,才将公众的恐慌解除。

这一次,消息同样从香港传来。

实际上,在中国已运行的6座核电站中,大亚湾核电站是惟一引入了外资参股的核电站。因为港资的介入,使得毗邻深圳的香港,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了刺激大亚湾核电站信息公开的“针”。

这座核电站位于深圳市大鹏以东7公里的大亚湾海岸,距深圳市中心约45公里,距香港尖沙咀约50公里。核电站总装机容量达1968兆瓦,1994年开始商业运行,每年发电量超过100亿度,其中七成电力供应香港,三成供广东省使用。

在股权架构上,它由中广核全资附属的广东核电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核投),与中电的全资附属港核投合营,二者各占合营公司股权的75%及25%。此外,广核投与中电另外一家全资附属公司中电核电运营管理(中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大亚湾运营公司87.5%和12.5%的股权。

核电站的运营,实则由中广核全权负责。中广核在给本刊的采访回复中指出,中广核一方面通过董事会及人事管理参与公司运作管理,另一方面在集团层面设置专门的部门对核电站运营进行业务监督。而港资参股方中电,则通过董事会例行报告掌握运行情况。

自这一中国首座商业核电站诞生起,香港社会即对之高度关注,争议不止。中国决定在深圳大亚湾建造核电站后不久的1986年4月,前苏联发生震惊全球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一时间,人们对核电站安全的信心降至谷底。许多香港市民和社会团体纷纷发起抗议签名运动,“停建”“缓建”大亚湾核电站的声音不绝于耳。在内地和香港政府的沟通和相互妥协下,大亚湾核电站项目才得以上马。

其时,香港环境局并无相当于中国核安全局的职能部门。因此,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岭澳核电站核安全咨询委员会(下称安咨会)在1988年成立,作为接近香港的两家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岭澳核电站就核安全保障和执行等情况与香港居民沟通的专责机构,其成员主要由香港专业人士和社会知名人士组成。

目前,安咨会委员会已经历八届的更迭。现任主席由香港议员何钟泰担任,委员包括香港卫生护理专业人员协会会长蔡锡聪、香港大学进修学院院长李焯芬、中国工程院院士潘自强等。

中广核发言人介绍称,安咨会的委员由运营公司聘用,运营公司在一年内会召开数次会议,向委员汇报核电站的运营情况,委员亦可主动咨询电站运营情况。

今年5月23日的事件,初即由安咨会的渠道流出。按照程序,中广核将燃料棒微小裂纹的消息通报给安咨会委员,此后流传于香港媒体。

在11月16日的立法会特别会议上,香港环境局局长邱腾华表示,自大亚湾核电站运作以来,粤港双方政府一直有就核电站安全事宜订定应急机制以及通报机制。

香港本身亦设有监测示警系统,香港天文台设有10个辐射监测站监察环境伽马辐射水平,若读数超过预设水平便会发出警报,因应广东省未来将于香港以西设立新的核电站,香港天文台还计划于香港西面设立第11个辐射监测站。

亦有香港议员表示,在安咨会中,特区政府并没有代表,港府应要争取名额,以保证日后有类似的事情,港府能尽快掌握事件进展。香港立法会还将成立专责小组跟进事件调查。

核信息公开待破局

但是,在应急之外,港人对核电站运行信息透明度仍有不满和要求。

按目前的安排,港核投通过其站,每月公布大亚湾核电站发生的运行事件数字,以及其他运行数据。现任安咨会主席何钟泰在11月16日的会上坦言,他本人也是通过11月15日的公告,才得知10月发生的核电站运行事件。

邱腾华表示,特区政府已要求中电和港核投须及时披露涉及所有与核电和辐射相关的事件,并就其对外公布有关事件的方式作出合理安排,以提高大亚湾核电站的运作透明度。

事实上,早在2001年,国防科工委便出台《国际核事件分级和事件报告系统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发生2级和2级以上核事件,以及引起媒介和公众关注的0级和1级事件,应在事件发生后24小时内报告。

目前,中国核电进入飞速发展的新阶段。按照规划,到2020年,在运行核电装机容量4000万千瓦,在建核电装机容量1800万千瓦。但在核安全的信息公开方面,尚无成熟的制度。

以大亚湾为例,中电是以月报形式,公布按照国际核事件评级在2级以下的核事件,其中包括1级和0级。而中广核方面的对外通报则无定规,两起事件的公开都落后于香港方面。

当局也试图谋求改变。环保部下属机构国家核安全局站开通了一个名为“运行经验反馈”的栏目,用以公布一些核安全事件。“不仅给公众看,也给其他的企业看,以吸取经验教训。”刘华说。

该站所公布的“2008年部分运行事件”中,包括秦山核电厂、岭澳核电厂、秦山第二核电厂、田湾核电站等事件,均是0级事件。刘华承认其还不够完善,“我们正在努力完善它。”

刘华表示,核安全局现在正在制定相应的对公众公开的办法,近期有望实施。“原则上讲,未来对于1级以上的事件我们都会公开的”。不过,这一办法仍将在内部实施。

在大亚湾当地,对于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进行的核电站建设和运营,赖先生和其他2000多原住民一样习惯了:“开始建期、第二期的时候,心里还有些担心,但是建第四期的时候已经不担心了。”赖先生说,“因为没有办法改变,只能选择相信政府。”

关键词:

大亚湾核电

上海宝山注册公司
塑料托盘
型材铝方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