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2005年CPI涨幅预计为4

2018-11-28 14:24:03

2005年CPI涨幅预计为4%

宏观调控是短期政策

《21世纪》:2004年中国进行了宏观调控,经过了这次调控以后,你如何来看待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

樊纲: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经济已经稳定下来,而且经济增长速度在逐步下降,趋向于我们所说的正常的水平。如果这种趋势保持下去,GDP增速今年就能够保持在9%以下,投资增速到今年上半年会下降到15%左右。

nbsp; 《21世纪》:中国经济目前是否实现了软着陆?根据你的研究,中国经济应该保持怎样的增长速度为理想?

樊纲:GDP增长速度保持在8%-9%之间,投资增长速度保持在15%,就是一个比较合理兼可持续的经济增长速度。如果宏观经济政策措施得当,世界经济未出现大的滑坡,中国其他方面的改革也能够保持正常的话,2005年中国GDP的增长速度会在8.5%,这样就可以说,我们实现了软着陆。

《21世纪》:许多学者往往把2004年的宏观调控与上一轮宏观调控作对比,你认为从这样的对比中能得出什么样的经验教训?

樊纲:我们可以对上一轮宏观调控作一个简单回顾。1992年,中国经济已经很热了,但我们一直迟到1993年下半年才开始实行紧缩政策。而到了1995年底,事实上软着陆就已经实现了,但经济稳定下来后,我们却没有及时进行政策调整,而是继续紧缩了两年,结果出现了紧缩过度的情况。

回顾这些,并不是要说那位领导人决策错误。导致紧缩过度在当时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即我们把本应经常调整的宏观经济政策,写进了5年规划和10年规划,把它变成了一个长期的政策。宏观经济政策当然是一个短期政策,我们应该根据当年经济情况的变化不断进行调整。诚然,通货紧缩也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银行体系的原因,但宏观经济政策的失误我们负有。

《21世纪》: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本次宏观调控也要不断地对宏观经济政策进行调整?

樊纲:如果今年实现了软着陆,比如,GDP增长速度为8.5%,投资增长速度为15%,那么,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就需要进行调整。当然,现在调整宏观经济政策为时尚早。

宏观经济政策是短期政策,但这也需要随着宏观经济状况相继抉择并加以调整。比如,前两年还有人讨论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淡出的问题。什么叫淡出?有人提出一个方案,5年逐步淡出,可是到2004年就出现了财政盈余的问题。讨论宏观经济政策不是谈5年的问题,讨论改革才需要谈5年的问题。宏观经济政策就是当年的政策,改革则是长期的事情,不能把两者混为一谈。宏观政策就是要在当年的供求关系上进行调整,当年就要见效,当年就要把总需求拉下来,或者当年就要把总需求拱上去,这才是宏观经济学讨论的问题。

2005年的重要变数就是,宏观经济政策是否能够根据宏观经济形势进行调整。据我观察,应该说现在,我们在经济决策方面已逐步形成共识,越来越认识到宏观经济政策永远需要,但它的方向,它的力度以及它作用经济的方式,应该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随时加以调整。

2005年CPI涨幅预计为4%

《21世纪》:今年,在宏观经济领域需要关注那些问题?你预计那些问题会讨论得比较激烈?

樊纲:2005年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是通货膨胀。2004年,我们有4%左右的通货膨胀,尽管目前不会出现很高的通货膨胀,但今年,通货膨胀是继续发展,还是消失?包括官方在内的一些说法称,通胀将会逐步地消失,因为粮食价格上涨正逐步消失。这是对的,随着粮食的丰收,粮食供求关系的改变,粮食价格上涨确实在逐步消失。由于粮价下降,消费价格指数也将逐步下降。

但我对这种看法不太乐观。粮价不上涨了,但其他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因素却在逐步显现。油价也将保持在高位。原因在于,原材料价格周期中,高价的周期尚未结束,投资也还没有形成现实的生产力。原材料在短期需求高涨时,由于过去形成的生产能力比较低,会出现一定的短缺。但从长期来看,生产能力是能够跟上去的,有需求就会有供给。但产生生产能力及实现生产能力的增长,至少还需要两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一部分原材料价格会体现在消费价格指数里面,比如说电、煤、气等等。中国市场上煤电的紧张状况在2005年不会改变,因为多数电站还在建设中,多数的煤还是运不出来。铁路建设近几年一直没有增长,去年,煤的运力仅相当于需求的30%。改善煤的运力,需要投资的周期就更长。需求已经到这个份上了,价格很难降下来。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通过一定的时间,会传导到消费价格上去,因此,2005年消费价格指数还会有4%左右的涨幅。

《21世纪》:价格上涨对中国经济会产生怎样的不利影响?

樊纲:价格的持续上涨会引起其他方面的一些连锁反应,包括金融方面的调整,货币政策以及利率的调整。持续的通货膨胀,较低的利率水平,意味着负利率还将持续下去。而实际利率若为负利率,就会对实体经济造成一定扭曲。利率调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如果不调整反而不正常。

过去几年,如果说宏观调控有失误的话,我倒不认为是行政措施失误。事实上,采取行政手段才会有作用,但同时要采取经济手段,令经济变量变动起来。而过去几年,利率的调整受到了大的利益集团、能够拿到贷款的利益集团的阻碍,利率这一经济变量长期不变,这是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我希望2005年经济变量将发生一些变化。

改性环氧树脂胶
小面培训
无尘车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